张小凡则是装作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整个人跌坐在地上,身子不断向后爬去,同时扔出了许多一次性法器,什么符箓啊,烟雾弹啊,一副吓破胆的样子。

不管是妖兽也好,还是人族也好,只要你一表现出弱势的样子,敌人便会放松警惕更进一步。如今这头异兽就是如此,一见张小凡向后退了它便挥舞着那条长长的尾巴刺了过来。

只是张小凡每一次都能够侥幸避开那尾巴攻击,眼看就要离开母虫的攻击范围之时,那头虫如何会轻易放过一块送上门的肥肉呢。

与此同时,洞穴中那些虫卵在二者打斗的时候皆是蠕动了起来,接着张开了那花瓣一般的开口,下一秒,一道道黑影就从里面飞跃而出,足有几十头之多。

这些黑影长了一条卷曲状的尾巴,身体长着有力的多关节附肢,形同手指一般。

张小凡见状,当即是掐指一动,几道火符便是飞腾而去,在张小凡身后的通道之中,这些低阶的火符用来对付这些低阶的幼兽刚合适不过了。

呲啦一声,几个火球便是在张小凡身后的虚空炸裂了开来,火焰瞬间便是将那些飞扑而来的幼兽给吞没了,噼里啪啦的掉了一地,浑身焦黑。

这显然激怒了那头七阶的母兽,随即他发生了一阵咆哮声,周围更多的虫卵破体而出。而那些火焰则是被这头母兽吐出了绿色的腐蚀性液体,直接将那些火焰给扑灭了。连带着那些暗黄色的粘液也被融化出了一个大问题洞。

张小凡一路狂奔,将那些幼虫甩在了身后,同时他在心里倒数时间,这时候那奇鲮香应该已经发挥了作用。当他放出神识的时候,便是发现这头七阶的母手中已经开始陷入了昏迷之中。

奇鲮香不愧是位列于十绝毒之一,很快便是将这头母虫给放倒了,如此一来他便无需在隐藏自己的实力了。

张小凡双手一捏决,嘴里念念有词,接着伸出双手,手中一阵噼里啪啦爆响,双手出现了十个赤色的火球,这些火球的体积却比寻常的火球要小了数倍不止。

接着双手猛的甩了出去,十个火球排成了一条直线,横飞了出去速度飞快。

这些火球虽然体积小,可是其散发着的威力却丝毫不比寻常那些火球要差,甚至威力更甚!这要是挨上了,不死也要半条命,

就在张小凡刚刚脱身的那一刻,十颗火球瞬间砸了过去,一顿隆隆作响之后,一股巨大火焰向通道之中一冲而去,顿时间陷入了一片火海之中。

这些连珠火球的威力自然不是那些低阶火符能够比拟的,通道之中的幼兽皆是被火海吞没,整个通道之中都充斥着烧焦的味道。

半分钟之后,洞穴中的火焰这才散去,他神识一扫,只剩下了洞穴深处的那些卵了。对于这些兽卵,张小凡有另外的打算,这些东西东西既然可以附身人族修士那肯定也能够附身异族修士了。

当然了,这些东西颇具攻击性和侵略性,要一把双刃剑,用不好的话会伤到自己的手的。来到洞穴之中,那头七阶的母兽已经被毒晕了过去,张小凡再次检查了一遍岛上没有了兽卵之后张小凡一把将这些幸存的兽卵打下了多道法诀,然后单独空出一个灵兽袋,将他们通通收了进去。

走近些之后,张小凡这才仔细打量着这这头七阶的母兽。这样一头凶残的母兽他可没有把握控制住,因此建立灵兽契约根本不现实。

这时张小凡将那九幽地尾蝎给放了出来,这头上古异兽一看到这头庞然大物之后,立马变得兴奋了起来。

九尾地蝎,以尾论修为深浅,尾巴越多修为越恐怖,于地脉深处幽冥熔岩阴火中修行,少现世,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你可以吞了他的神魂,不过这肉身可得给我留下,我还有大用处呢。”张小凡当即说道。

九尾地蝎挥动了双鳌表示明白,然后不慌不忙的探出了一对大螯夹向了这头母兽的身体。接着一股诡异的黑炎从这九尾地蝎的身体中升腾而起一同涌了过去。

这些黑炎竟是直接涌入了这头母兽的身体之中,下一秒,这头母兽的身体便是剧烈的颤抖了起来。接着一道迷你的母兽元神直接被这些黑色火焰裹挟着从肉身中扯了出来,在挣扎、恐惧和不安之中被九尾地蝎给送进了嘴里。

张小凡颇为震惊的看着九尾地蝎,他现在还看不清楚这小家伙究竟是什么境界,但是他知道经过这次之后这个小家伙一定能够提升不少实力。

吞噬了一头七阶母兽的精魂之后,九尾地蝎开始要进入沉睡状态之中了。没有了神魂的母兽只剩下了一具躯壳,这对于张小凡来说可是一个极佳的炼器材料。

在这头母兽的身体后部生长出了一个巨大的产卵器,这是生出大量兽卵的地方,繁殖力相当惊人。一旦遇到危险时,母兽便能够会从产卵器上挣脱,从而成为致命的猎手。

张小凡将这七阶异兽的肉身收来起来,然后将这地下洞穴彻底的毁了。

解决了岛屿上的后患之后,张小凡和分身这才离开后没多久,是之前张小凡等人遭遇的那个身穿黄金盔甲的女修,跟随这个女修而来的还有两个老者,两人的修为皆是深不可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