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事的确有些蹊跷,当时情况混乱,大家都没有考虑这么多,现在冷静下来想一想,整件事,的确不太寻常。

他们各自打开自己的文件,映入眼帘的是那位同学清秀的照片,旁边姓名栏上写着:邹泉。

这个人,也是大一的新生,可是,韩硕对这个人竟然一点印象都没有。从照片上看,这个叫邹泉的同学应该不是那种默默无闻的颜值,如果在学校走动,肯定会被人注意到。别说韩硕,就连顾良辰,也对这个同学一点印象都没有。

“你确定,这个邹泉是大一的新生?我怎么对这张脸一点印象都没有,好像从来没见过一样。”顾良辰盯着资料里的照片看了半天,还是没发现这是学校的新同学。

“也许,此人喜欢独来独往?”韩硕也觉得奇怪,如果是新生,他肯定会注意到的,连他都没有印象,这就有些奇怪了。

君衍看他们猜来猜去,直言:“去学校看看,不就什么都知道了吗?”

如此,两人才恍然大悟,君衍说的话,好像有几分道理。他们刚才怎么没有反应过来呢?

“可是,学校现在不是已经被封住了吗?尤其是食堂。而且,就算我们去学校,也应该先知道,这个邹泉平时喜欢出入什么地方吧!现在我们一无所知,岂不是大海捞针?”

君衍当然不会做这么愚蠢的事情,既然他过来了,自然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打开你们的邮箱看看!”

顾良辰和韩硕都看了对方一眼,随即打开邮箱查看,他们各自收到了一封君衍发过来的邮件,里面是一段监控视频,拍到的竟是邹泉发病前两天的行踪。

顾良辰一直有一个疑问:“我们为什么这么肯定,邹泉就一定是在学校感染的病毒?难道,他就不能在其他地方感染,来到学校病发吗?”

韩硕笑了:“有一点你没有看清楚,邹泉是住校生。也就是说,在感染到发病这段时间,他是没有机会离开学校的。”

“而且,他也没有离开学校的习惯。就算是周末,他也只去两个地方,一个图书馆,一个实验室。我看过监控了,邹泉的生活轨迹很简单,基本是三点一线,教室实验室,食堂,宿舍。有的时候会去图书馆,除此之外,其他地方,都没有看他去过。”

“只是几天的监控,能说明问题吗?”

君衍再问顾良辰:“你会突然在这几天里突然改变自己的生活习惯吗?一个喜欢浪的人,能做到过三点一线的生活?”

这个问题彻底说服了顾良辰,他们说的的确有道理。既然是这样,那就锁定了邹泉感染病毒的范围。如果只是在学校,那问题就相对简单一点了。

“我们要去的地方,就是教室,实验室,宿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